淫侠1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90sf.net

本帖最后由 jjones 于 2012-4-19 10:01 编辑
淫侠

(一)
烟波万顷,浩翰无际,点点风帆。朵朵白云,暮春之月的洞庭湖,拂面不寒,阵阵而来的湖风,似有如无沾衣欲湿的烟雨。

朝阳约丽,金辉万道,水波清清,耀起金蛇飞舞,这时候湖边传来款乃一声,一叶小舟,正迎着渐起的朝阳,扬起半片白帆,退潮风急,乘风鼓浪,直同万顷湖心,遥对微露青螺一点的君山,疾驰而去。

这一叶小舟,在湖面上平稳如飞,船头上,并肩而立,站着一对青年男女。青衫黄衫,迎风飞舞,男的身佩宝剑,女的腰围配剑,彼此笑语低迴。恩爱异常,真像是一对神仙中人。

靠岸登陆,偎依游览君山景色,男的为江湖美男子,以神宫九式驰名,威震西湖,其俊美之貌,萧 风度,风靡武林许多娇娃追逐,数年游侠,终为百花帮帮主千金征服,拜倒石榴裙下。

百花帮主妙手观音,嫁夫双掌震天诸葛民,为雁蕩弟子,数年前正邪大会,双方伤亡惨重,诸葛民受伤而亡,百花帮也等于瓦解,原帮主重伤将死之时,召妙手观音,以掌帮务,但她夫死,灰心意冷,结束残局,解散部份帮友,带着诸葛民遗女,隐居深山,百花帮现只有帮主及数名徒弟,可谓名存实亡。

诸葛芸在宠爱的环境中长大,长得艳丽绝伦,面如玉容,柳叶细眉,凤目桃脸,肤色如云,恍如仙女下凡。

其师散花圣女,为西南圣女峰云台观主持人,该院除圣女及师侄两人,无其他人,正邪大会之时,她展师门武学,威震群邪,即退隐江湖,五年前收诸葛芸为徒,三年期满返家奉母。

一年前以师门威望,独特武功,行侠江湖,人称绛衣仙子,与其师姐云台仙子、白云仙子,合称云台三仙:武功、美艳为江湖弟子称羡,出道未久,遇美男子之称,娄南湘。

一见投缘,并肩行道,数月即返家叩母,结为夫妻,羡煞许多人:成双游侠江湖,今登君山游历。

两人偎依亲热的谈笑,身心沈醉欢乐中,步行丛林边,忽闻震天哈哈大笑,闻声配步擡头观望,觉得笑音甚熟,猜想何人,心内一动。

心念才动,只见林中走出一人,身体奇伟,方面大耳,两目威风有神,步履沈稳,渐行一丈外,望他两人含笑不语。

娄南湘见之,突然一惊,猜想不错,今日冤家狭路相逢,然而夫妻两人,未然怕他,但暗箭难防,不得不小心,暗运功力,带着迷人微笑道:「罗大侠,久违了,令出相遇未知有何指教!」

来人是中原道上,特出人物,正邪大会后第二年,他出现江湖,为平静的武林,引起一阵骚动,人狂正邪之间,行事任性,率意而为,做了几件震惊天下大事,闯少林武当,殊杀天地两派,以其危异深厚的功力,神奇莫测行径横行武林,黑白两道畏惧,称阴阳掌罗锋,无人知其师承来历,其言谈豪爽,粗旷有大丈夫气质,行动神秘。飘浮不定,时隐时现。

诸葛芸刚出江湖,曾为中条八怪所围困,当时筋疲力尽,要失手被捕,为其路过挺身而出,数合之间为其双掌所杀,手段残忍,无一人活命,解救其危难,对其很好,追求甚力,但厌其残忍,不告而别。

今日狭路相逢,未知凶吉,罗锋对她,一见锺情,当日不告而别,因事未能追从,后闻其婚甚怒,多方打听之幸也。

娄南湘并不知其妻为彼所教,而发生一种错觉,今日相遇,不遇巧逢,两无冤仇,只为武功争雄,诸葛芸也末想到死神降临,本想招呼,怕他有所缠绵,其夫生疑,故作不识。

罗锋七八年江湖行道,一同任性行事,而今见到口馒头,为其所夺,有意而来,又见她对其冷淡,亲热之状,杀机早起,出手决不容许其生离,在他话完,双掌十成,大叫一声,「拿命来!」

「碰」的一声,带着半边零厉之声音,震飞之下,即时倒地。

诸葛芸速往救,都来不及,其夫已送命,神清凄厉的,以全身之力,猛 他胸前,口中叫道:「恶贼,我同你拼了。」

罗锋掌震娄南湘,障碍除去,内心大定,对她来势,毫无顾虑,斜身伸手,以擒拿法,两指挟其脉门,右手伸指点昏穴,向怀中一带,挟着娇身,心满意足的狂笑,展开身形,以神行无影之法,隐身穿林而出。

诸葛芸醒来一望,身在室内,房中巨烛如昼,共有四枝火烛明亮亮地在四周烧着,卧床长大,四面无遮,本可容纳七八人的床 ,这时已有数人,在那里追欢寻乐,春色无边。

床上横卧三女,赤身露体,年纪有二十余,粉臀雪股逗人遐思,那白羊似的身体、还有点轻微抖颤。阴穴及腿跨问,淫液到处流满,她们疲乏的鬆散仰卧,艳的面上春情蕩样,充满幸福快乐的笑容,闭目休息。

而床沿上,有一个赤条条,全身肌肉结实,身材健伟的男人:正压着一个裸体的女子身上,做那风流事儿,他的两只巨大毛掌在肥臀腿腰和玉乳上,不住揉差摸弄,更用嘴在她的粉脸娇客上,乱嗅乱吻着,不时运用着健腰挺动抽插,行动自如,任情任性驰聘着。

身下的女子发出阵阵呻吟,舒适快活婉转娇呻不已,四肢紧紧夹着健身,死命的擡挺摇摆着玉体,极力承迎。急紧有力的攻势,只听她淫哼浪叫:「爷!你舒服吗?啊!我不行了…,你的……」

「乖乖!还早呢!喜…她们几个浪货,都痛快了,.我还没有过足瘾,快将功夫拿出来:也让我舒服。」

诸葛芸见之,又羞又怒,恨不得一刀杀死他,但因身体精光,手脚被分开吊着,脱身都难,心有余而力不足,紧闭双目,不愿见其淫浪之状。

眼不见但耳闻其声,那淫哼浪态,阵阵袭进心田,回想婚后生活,每次寻欢都满觉乐,但好像未能解决性,刚到乐趣之时,他已满足射精。而少女尝到其味,已经足够快乐,便况不了解其中之情。

今日听着其欢乐之情,才如欢乐之中,还有极乐,想不听已不可能,更增加恨意,夫死未知今后怎样过活,眼似张似闭。飘望动人之态,终于事了,他稍息即起,「海」!全身都是劲,阳具粗壮长大,赤头玉茎抖颤,约七八寸长,粗如酒杯,比其长若一倍,那粗旷雄伟气息与姿态,令人迷惑,满带着自得笑容,慢慢行近,阳具与腿跨之淫液,也不擦去,感觉情形有点不对,自己命运已经凄惨无比,夫死失贞,怨根未报,只有听天由命。

罗锋早知她醒来,现在垂首闭目,假装昏迷而已,刚才寻乐是给她看,使其知性能旺盛,技巧高明,引其慾念,达到自愿的目的。

近前手托其部,对其凝视,虽没有少妇成热之味,但另种风情,也很动人,何况早已欣赏。

乌头黑髮披肩,白中透红的娇容,鼻隆小巧的嘴,紧闭大眼带有怨恨之色,全身肌肉白洁光亮,透出阵阵幽香,玉体娇媚软若无骨,丰满结实,玉乳高挺,腰细腹隆,稀黑的阴毛,盖着迷人的洞,露出阴唇,红黑白相互交辉,玉腿修长,骨肉均称,无处不美,见之消魂,抚之柔软,滑溜异常,爱不忍释,真是人间的尤物。

罗锋爱之,见之魂飞魄散,慾火猛涨,双手环抱,猛吻不停。

诸葛芸为其骚扰,张目怒视,猛扭身体,怒骂不停:「恶魔!淫魔!不得好死,有一日定得惨报,我恨你得要命,快放了我,不然我要叫。」

罗锋闻之,狂笑不止,一手抱着细腰,将阳具抵着阴穴口,另只手握揉玉乳,望其羞怒之容,言道:「宝宝,不问你对我如何,我爱定了你,叫也无人来救,天下任何人都没有这巨阳,使妇女能满足,你尝到其乐,那时恐怕你捨不得离去呢,快听我的话,不要想那死鬼,我们过着甜蜜生活……」

言到一半:警铃忽响,因其生平杀人如麻:不问黑白两道,只要犯其手,决不容许活命,当时少林、武当、华山,衡山五派掌门,连合阵线决定除去他,本因无法追寻其蹤,因其挟持诸葛芸,奔驰目标过大,为衡山门人发觉,一面通知其师,一面追蹤,才知隐居南岳。

各派得知消息,联合各派精英,跟蹤而来,将其居处,四面包围,才由少林监跟大师,公开叫阵。

该处为休息处。平时行道江湖,孤身单形,从来没有合作人,此地只有四女,及僕人两人,因其天性与众不同,决不採花,要对方自愿,两女性和他接触后,都死心爱他,而向诸葛芸还是十年来第一次。

传警之后,诸女连忙穿带,他先穿好,点其软麻穴,将其穿好,背其身上,收拾细软,围在腰上,对她等说道:「强敌来临,大家奋力冲出,各自东西,有缘再见。」

诸人知道,只要稍抵抗,分散敌方,凭其功力,才可冲出逃命,来人对诸人并无深恨,决无生命之险,大家奔出暗道,四面拒敌,闷声不语,死命攻敌,他乘机以黑暗之处,徒个冲出包围,落荒而去。

等领头的人,知道他向西南奔去,才急传令向西南方围攻,勿给他逃去,各门派人等,向西方追去。

罗锋武力高强,轻身功夫超人一等,加上地势熟悉,终于追蹤之人,失去目标逃至十万大山中老家。

十余日昼伏夜行,再经千辛万苦,一路上对诸葛芸爱惜倍至,饮食卧眠照顾周到,但荒山丛林中逃跃之间,披径历险,两人衣服破了,时在惊魂中,直至十万大山旁才嘘了口气。

诸葛芸每想逃走,而无机会,他监视严密,行背坐卧,为其点住穴道,软绵无力,任某轻薄,连大小便也要亲自照应,忍者极端悲恨,但见不眠不休,奔逃隐藏,对其锺爱之情,也曾感动,在恨爱心情下,闷声不响,为其背着逃亡,假若不是有她,他也用不着如此,可凭其武力机智,反身一战,未知鹿死谁手,可见其爱之深切。为她冒着辛苦凶险,吃尽辛劳。

行至山中深处,在一个夹谷口停下,解其穴道,扶着她并立,望着春山绿水,直立的瀑布,蓝天深蓝,绿水碧绿,苍苍山头,倒挂的流水,沖激山下,下有个水池,清凉见底,地上短小绿油油的青草,衬托幽谷。清雅宜人,使历尽辛劳的人,心身皆爽,俗念俱消。

诸葛芸虽解穴:多日点穴,一时未能恢复,酸软无力,靠在其怀,罗锋离此十余年,今返旧地,觉得令人回忆无穷,稍息挟其走到水边,解除二人内外衣裤,抱着娇身,沈入水中,洗尽汙物。

然后二人赤卧柔草上,望着傍晚的景色,细享山灵之色,已舒身体上辛劳,各自沈思幻想。

罗锋 劳尽复,翻身抱裸身,尽情拥吻,抚其光滑似玉的玉体,阳具抵在桃源洞口,磨弄阴核。

诸葛芸知道抗拒无力,假若早先还其自由,虽无力拒绝,但也可自尽,半月被其热情所感,每日在其有力的怀抱中,感觉其粗野旷气爱抚下,没沈另种神秘之境,引发先天淫慾之念,若拒不捨,不拒又无以为情,心情极端矛盾荒乱无主,现为其熟抚温柔动作,奇思剧起。

脸似桃花,媚眼水汪汪,週身似火,血液翻腾,心房急跳,酥麻酸痒,不停的抖颤,酸软无力的呻吟。

罗锋渐觉其情动,更加温柔体贴,轻吻娇客,细握揉摸丰满玉峰,小心履磨阴核,一点点逕往里送。

她这时春上眉稍,慾火高昇,淫液狂流,顾不得血仇恨意,娇羞扭动,似迎似拒,婉转矫呻不已。

他的阳具为温热的阴穴,传来阵阵热流及身香,薰得飘飘然,猛力挺动,巨阳往穴中送进。

「啊!」痛得她咬牙裂齿,轻微的抗拒。

他稍停将阳具大力的顶进,直抵花心,还有二寸余枉外,拥抱娇身,轻声的安慰她,细语道:「我爱,好妹妹,痛是一下,等一下抉乐就来,忍一忍,我永远爱你,我牺牲名誉及一切,要获得你的爱。」

诸葛芸痛泪流出。锥心痛娇身直抖,神情迷乱,被其甜言密语,热烈声音,温柔的情意,安抚及慰藉痛与惊恐的情绪,反手抱着他雄壮腰背,抖喘着娇呼:「哥,轻点,我太痛了,我……我从来没有经遇巨物,你是爱我的,要多多爱措,不要使我受不了。」

「妹妹,我亲爱的芸妹,你放心吧,我虽外表粗鲁,对旁人凶狠,对你是爱极八三.了。决不会使你受丝毫委屈,但第一次是免不了的,等下让你尝过人间极乐,今后我以你的欢乐为欢乐。」

「锋哥,我不是淫贱,不顾夫仇,实为你深情热爱所感,望你能多体贴,我现属于你、只要示不负我就好。」

「芸妹,只要你信任我,我决听于你,对你不光是欲,而是爱阿!」

甜言密语,恩爱畏依,细述衷情,痛苦已渐消失。

酥麻遍体,奇痒赞心,心火如焚,实耐不住,轻摇慢摆,微挺阴穴,双腿环顾其腰。

见其眉舒微笑,身体抖动,而阳具插在阴穴中,又舒服,又痛快,但闷热难受轻抽慢送。

四周寂静无人,柔软草场,两入露天席地,追欢寻乐,慢轻援为快急,毫无顾虑。任情任性,咨意寻欢。

她为粗壮有力阳具,插得舒畅异常,玉乳揉得酸酥遍体,淫慾大起。尽力摇摆细腰,摆动丰臀,阴户擡、夹、转、旋舞动不停,承迎转合,尽其所能。

罗锋在娇媚浪态之下,温柔抚、摸,以其长大的阳具,在其穴中挺动,极尽性的技能,使其享受快乐。

诸葛芸虽非初次欢乐:但在其怜爱下,享尽其中乐趣,快乐的畅流多次,欢乐得似疯似狂,灵魂飘散,低声呻吟。

「锋哥,我爱,我今日才尝到,真正的快乐,快用劲啊,我乐得如登仙,你快乐吗!唉!我恨你为什幺第一次见面,你不强迫我,使我得其欢,而使那死鬼,空占一年的便宜,嗯!嗯!乐啊!这是天堂!你的本领真好,我我流……哼!快用劲捣,你不要顾虑,怜借我,我实需要大力捣,嗯,我是又淫又骚的蕩妇,哥哥捣死我好了,我恨你、爱你,你…你…」

一个极力承欢,一个怜爱有加,男情女爱,通力合作,达到爱顶点,欲的奥境,真正了解欢乐之情。

她虽尽力奉承,但初次得其味,淫精流得不少,力出尽了,欢乐之中昏迷过去,娇嘘喘喘,不动。

他虽历尽苍桑,像她这样淫浪,还是初见,其美容娇身,承奉功夫,使得其享,伏在柔软玉体上,静视媚态,细想刚才滋味,舒适快乐。

见其乐昏了,觉得这朵有剌的花朵,今后永为其怀中人,细心抚摸娇嫩肌肉,阳具插底花心,揉转磨动。

半刻醒转,张视其面,抱其首吻遍脸上,喜吟吟依畏着,享受巨阳给予,奇异功夫,并领略其情趣。

渐渐慾念又起,抱着健背,环挟其腰,玉臀随其转动,娇媚异常,香舌抵其面,媚目挑情。

他这时得知其心悦诚服,拿出全身本领,以其大半阳具在阴穴中,游挺、捣、插,时而疾风扫落叶,时而悬悬洞口展磨,满足地,引诱她,软畅难过遍尝各种滋味,引其疯狂形害,使其沈浸欢乐中。

她为其温柔体贴慰藉,或迅速快捷,淩厉无比,猛力抽插,玩得酥麻奇攘,畅快疯狂;骨软精疲,神魂飘蕩,淫浪不绝,淫液也流个不停,逗发了天赋骚媚姿态,疯旺寻乐,娇声浪叫,天地变色。

罗锋宿愿得偿,享尽甜密温情,终于娇媚狠态之下,舒适的射精,点点封花心,快乐的流出。

两入心满意足,解决慾火,得到欢乐,还爱的拥抱,休闲沈浸幸福乐境中,静静的回忆,及追寻未来。

半夜凉气浸入,才使烈火中有知觉,互相凝视,狂吻亲热,细细温存:懒洋洋起来,摆动走至树下,抱依树上,低低情语。

他细赏她娇 欲滴之绛唇,那充满青春之火,娇小而秀的玉体,多方接触,饱尝 色,爱抚不已。

她对方面大耳细视,抚摸健壮体格,畏依其怀,陶醉粗壮气息中,为粗长阳具迷乱,喜爱其粗野温情。

温情热爱,慾望火花渐由心房涨大,贪欢的人儿未知其它,只知享乐满足意念罗锋抱握细腰,使其阴穴,对準直立的阳具,慢慢伸进,然后含其玉乳吸允,并抚摸丰满的玉臀。

两人再度作乐,开闭自如,时匝锁,时吞吐,扭腰摆臀,极尽配合,不知天时早晚,露天席地,各姿各态,任情任性,恩爱缠绵,翻滚草地上,缠绵紧贴,尽心尽力,享天赋之乐。

爱愈浓,情更重,真心热爱永不分离,男的全身是劲,女的骚媚入骨,允、舔、吞、吐、抚、摸、捏、差、揉,拥抱于怀,甜似蜜,挺阳坐阴,花样翻新,淫液如高山流水,润滑异常,遍体香汗林林,哼叫娇呻,坚硬的阳具直捣得她骨酥筋疲,阴穴香肉,又红又重,直弄到天亮,才昏昏睡去。

日到中来,幽幽醒来,他感心身皆舒,而她第一次这样出力,骨筋酸痛,两人站起,走至水边洗尽泥秽之物,稍进饮食,转进丛林中,将他从前在树居住之所,打扫清洁收拾一番,为两人生活久居之计。

恩爱缠绵半月余,怨恨早忘,变为欢喜冤家,终日寻乐,诸葛芸虽感欢乐,但对其过人的天赋,实在吃不消,深山之中未能寻人代替,只得咬牙忍受疲劳之苦,每日曲意承欢。

有一日午睡,罗锋先醒,望着怀里娇娃,觉其无处不美,柔软的玉体,像只绵羊,畏依静伏,寻欢时那股骚劲,热烈如火之情,橡蛇样缠绵不休,面带欢畅的笑容,安静卧着,不忍惊醒她,轻轻起来,去山泉洗个澡。

行出林木之地,耳闻泉水处有阵轻微歌声传来,声音美妙悦耳,如是妇女,但深山中那个会来,定是武林中之入,轻身纵跃潭旁石后备看,原来是个妙龄少女,赤裸裸戏水。

看得神夺魂蕩,肌肤白嫩,王乳高挺,面似娇客,嘴里哼着山歌,尤其腿跨间,乌黑阴毛一片,恐怕还是原封贷呢?

他一声狂笑跳至潭边,双目看视,水中女子,被笑惊顾,见一赤裸健壮男子,站在潭边望其大笑,尤其下身,那赤头粗长一根阳具,随其笑声颤头动脑,羞得面红耳赤,心胆皆惊,双手抱胸,盖住王乳,惊叫一声,闭目蹲在水中,躲避无门,芳心无主,嘴里大声啤着:「恶魔,快走开,否则本仙子与你拼了。」

罗锋见其狼狈的样子,非常得意,正要下水拉取这个美人鱼,忽听身后有叫的声音:「锋哥,不可,这是我师姐呢。」

他只得止步,水中人听声音很熟,张眼望去,又是一个赤裸女人,而是芸师妹,感到很惊奇,师妹同这野男人,怎历连衣服都不穿,而且称呼亲热,那新婚未久的娄南相那里去了,又羞又急。

诸葛芸连忙藉机,对罗锋耳旁轻说几旬,他无言转身而去,她等人影不见,才下水到她身旁,说道:「师妹,你怎幺到这里来,而无顾虑的洗澡。」

白雪仙子张肩望看师妹,含羞道:「我是奉命同大师姐来採药,分手后药先採完,行到这里,我儿水清四周无人迹,才大胆洗澡:虽知遇上这事,怎幺你们连衣服都不穿,而到这里来,妹夫那里去了,这人是谁呢:」

「师姐快起来,等下我再和你说。」

两人出水,赶忙穿衣,两地还是赤裸,一回回屋将药草放好,收拾晚饭,罗锋没有露面,姐妹两吃罢,同回卧室,同榻而睡。

诸葛芸不言过去之事,只谈其锋回人品,武功及床上功夫,闺房乐趣,嘴说手动按抚挑逗其身,并解去障碍衣物,赤裸拥抱。

白雪比她大约十岁,很少接触异性,男友之情更加茫然,虽末出家,但已丫角终老,今儿异性赤裸露其眼前,再为师妹得言其中乐趣,并手脚示範,感他威武雄壮,实是可喜人特,内心「碰」「碰」的跳动,也只有羡慕而已,闭目静卧着不动。

诸葛芸知道她春心动了,已被挑起情慾,只要再加引诱,即可上钩,让锋哥满足,见闭目不动,反手招一招。

罗锋白日得其授计,故意避开,早在门外借灯光,注视房中动作,见其招手,轻手轻脚进房,走到床边轻声的问道:「芸妹,她睡了吗,我要你啊!」

「嗯,睡是睡了,但你轻点,用隔山取火式,不要惊醒她只能稍慰你一下,明日她离去再痛快的玩吧!」

他也侧卧床上,紧贴其背,伸手握其乳房,她两乳房紧抵,阴穴密合,他手握两个玉球,其阳具由后面伸到两穴之间,三人等于合在一起。

白雪本想装睡,让他行房好知乐,谁知其粗大的手握玉乳摸弄,酥酥麻麻,阳具抵着阴唇磨擦。阵阵热流传遍全身,有种说不出的舒适快感,但又有阵酥麻三味,心跳血热,奇痒遍布,自然抖颤,想拒不捨,若拒不能。

罗锋见其不拒,放心大胆,咨意按抚,阿那赤体,雪白嫩肌,圆而润滑之肤,坚挺的乳蜂,高耸的香臀巡孔,巨阳挺插磨展,那真逗人遐思,芳草丛之间,增其情慾之念。

一股欲浪,猛地潮勇而起。

诸葛芸见她已不安的扭动,轻微的呻吟,知道是时候了,轻身的一转,让出地方给他好行动。

他连忙靠过去,紧紧的抱着,嘴盖其唇,将她压在身下,移动赤体,使其卧正,阳具急速转动,磨其阴核,不给她喘气之地。

她这时已神魂迷乱,好奇与慾火,放弃一切反抗之力,任其而为。

罗锋意想不到艳福自来,微用劲力,阳具沖关而入,虽未能全根而进,已进温暖夹小的阴穴之内。

「啊!痛死我了。」

他细声慰贴丁轻吻雪白之面,手揉坚挺的王乳,并停止不动,才道:「好妹妹,忍一忍,痛是女人必经第一关,等下就会好的,那时只有快乐而无痛苦。」

诸葛芸也贴耳细慰,并讲先苦后乐之味,欢乐之道,应样的应付攻势,及各式各种的姿态。

此刻痛已消失,慾火重烧,自动的在下摇摆挺动,阳具自然挺抵,深入玉户之中抽插的阳具,忽紧忽鬆,激起了一阵麻痒之感。

罗锋的一双迷媚眼睛,闻着由她蒸发出来的幽香气息,及一股一阵热热的液体,热得龟头非常好受。

终于她领略其中乐趣,欢畅的呻吟,满足微笑,软倒在床。

这时他对两朵娇花,轮流玩,反覆继续的淫乐着,历经一夜,缠绵热烈的旷野荒淫,贪欢作乐,三人全都获得高度的满足,紧拥在一起,带着甜密的笑容,在鸡鸣时,睡入梦乡中。

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90sf.net


大家都在看

❀欧美日韩av无码 ❀永久免费av无码网站 ❀中文无码中文有码日本无码